就著匯豐禁制令的簡單報導2012.10.12

就著匯豐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所有人在其附近表達意見的簡單報導
2012.10.12
第十屆社運電影節籌委報導

今早一名市民、一名電影節觀眾、一名電影節籌委到高等法院就匯豐申請禁制令一事準備答辯。其實,一切細節,都要等待拿到匯豐今天最近獲得的禁制令的內容,才能公告大家。以下是我們對今天在高等法院聽審後的理解:

簡單而言,匯豐今天一上庭就提出要修改其禁制令,似乎因有市民出現想挑戰這份針對所有人的禁令,它把禁令的內容收窄至無名無姓的20張照片內人物。法庭亦已批準它在修改內容,繼續成功申請禁制令。
不過,這份禁制令依然是針對所有人,與之前的唯一差別就是:現在匯豐可以任意在被拍者不知情下拍攝該名人士,然後隨時拿去法庭將這張沒有姓名的照片列入黑名單內,而看今天的樣子,法庭還是會繼續批出禁制令。
換句話說,無論是被圈定的那20名人士(現時當事人仍然不知),還是將來的任何被拍攝人士,都可以在毫不知情下犯下「藐視法庭」的刑事罪。
最糟糕的是,即使有人義憤填胸跑去成為法庭和匯豐這個所謂「不知名」的被告,即使這個人能打嬴,也只是抗拒了匯豐對他/她某一次被列入黑名單的範圍,完全不能代表其他可能被告人士,同時,也不代表這名人士將來不會再被列入黑名單。
換句話說,匯豐從法庭得的這張禁制令,仍是容許它在任何時候界定任何人士的行為「不可接受」,並在任何時候在相關人士不知情下,將他/她列入可能被告的範圍內。
這是我們對今天在高等法院聽審後的理解,不過,一切細節,都要等待拿到匯豐今天最近獲得的禁制令的內容,才能公告大家。
當然,對於法庭判出禁制令之寬鬆,我們亦感到驚訝:匯豐代表今天一上堂就提出想改變禁制令內容,換句話說是一張全新的禁制令,而不是延續之前的禁制令,而法庭不單容許這麼大的改動在當日提出,當日接納,更容許其延續而不是重新申請。

廣告

匯豐皇國(2012.10.6-7) 社運電影節十年最黑暗的兩天

可能你會覺得20分鐘的影片會太長, 但這絕對是你一定要瞭解的。
這兩天的經驗, 讓我們真正體味到官、商、媒一體的體制最純正的面目,
公共空間、媒體、公民權, 都不真正屬於我們; 這個社會, 政府惡, 財團更惡。
我們誠意邀請你, 開始一起打造公民傳播網絡,建設起一個當所有大眾媒體都不生效時,訊息還能廣傳的民間渠道。請你廣傳這個影片, 及相關的資訊, 並附上你寫的簡介,讓你的朋友更能容易瞭解, 謝謝。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https://smff2012.wordpress.com

~~~~~~~~~~~~~~~~~~~~~~~~~~

2012年10月12日:就著匯豐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制所有人使用其範圍及附近公眾地方表達意見的簡單報導: https://smff2012.wordpress.com/2012/10/12/hsbcinjunction/

社運電影節10月7日連續兩日被官、商、媒一體的體制打壓後聲明:https://smff2012.wordpress.com/2012/10/08/smffstatement1007/

社運電影節10月6日第一次遭打壓的聲明:https://smff2012.wordpress.com/2012/10/07/statement1006/

社運電影節10月6日聲明英文版:https://smff2012.wordpress.com/2012/10/08/6thoct_statement/

~~~~~~~~~~~~~~~~~~~~~~~~

(音樂:Glockenspiel by Marius_Joppich, register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from http://www.jamendo.com)

(請廣傳) 社運電影節抗議匯豐銀行連續兩日粗暴打壓放映10月7日聲明

抗議公共空間私有化

抗議警商勾結打壓言論自由

抗議主流傳媒製作「事實」 扭曲言論自由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2012107日就被匯豐銀行襲擊事件聲明

2012106日及7日,在中環匯豐銀行總行外,我們只是在公共空間進行公眾活動,放映電影及進行討論,卻受到匯豐高層指使保安進行襲擊,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要在此進行嚴正的聲明及抗議。

對於這兩天受到不斷升級的暴力對待,對於匯豐銀行可以將公共空間私有化到如斯地步,可以擁有治外法權,任意施行暴力。在106日,他們所宣稱的「公共空間私人管理」範圍,是大約到花糟外他們就不管。保安主管今天卻聲稱這是「私人地方」,而且「私人地方」的範圍比昨天宣稱的大了一倍有多﹣﹣竟聲稱直至馬路邊3-4呎都是他們匯豐私人地! 107日,匯豐高層命令六十至七十名保安去包圍為數約十名只不過坐在花糟邊的人士,保安人員被要求排成前後兩排人鏈,竟欲以排山倒海之勢,兩排一邊呼喝一邊向前衝,為的就是要把約十名沒有任何進行反抗行為的人士擠出他們所謂的私人界線以外!所有的危險與混亂場面,全是由保安高層的決定所造成。這種無必要的暴力明顯就是為了製造事端,令場面變得混亂,以製造畫面符合他們心目中所謂「佔領中環人士企圖回到匯豐樓下」的故事。(詳細過程請看聲明後附件)

更可恥的是,高層的命令,固然就是全不顧及保安工友的安全,而且有強烈種族歧視的成份。我們見到被安排在前排的,大多是尼泊爾保安和中老年的保安!在有保安人員聲稱受傷倒地後,如果不是籌委看不過眼責問匯豐,叫他們派人來照顧,根本就沒有人理會這個工友,由得他在最開揚的地點被傳媒拍攝!這種對待勞工的態度,令人髮指!

這兩天,連續受到匯豐保安的襲擊,電影節的觀眾、籌委、器材,全部損傷,警察一旁觀賞我們受到無理攻擊,沒有理會。當雙方有人受傷,警方就選擇性帶走一名站在人群邊緣的觀眾,指他「襲擊」在最前線的保安,另一方面卻明看到我們所有人被襲擊而不聞不問。這不是金權政治的赤裸裸的現實是什麼!?

事件結果,一名保安聲稱受傷,一名電影節籌委被推至背後右邊第十節肋骨崩裂,一名電影節義工撞傷腿部,全部送院。

主流傳媒,第一天接獲單張明知我們是第十屆社運電影節,卻硬派我們是「佔領中環」。第二天更沒有一間本地的主流傳媒企圖進行任何採訪,只是把鏡頭拍攝回去就一面倒講述口徑一致的匯豐銀行版本!在本地各大傳媒口中,兩天的社運電影節節目,竟變成了「佔領中環人士企圖回到匯豐總行通道」,甚至演變成「佔領中環舉辦社運電影節」!在兩天內,所有的主台發言都是由社運電影節籌委及義工所發出,沒有任何發言指稱過這是佔領中環的活動。我們完全不理解這種硬派身份的現象,背後到底是運作著怎樣的邏輯。社運電影節已舉辦了十年,何以忽然去年才成立的佔領中環人士竟變成了主辦單位?是否以後任何人去到匯豐銀行總部樓下,只要不只是坐在那裡,他就會被描述為「佔領中環人士」然後予以暴力驅趕?

對於這兩天官、媒、商的通力合作,我們看得咋舌。事實上,今屆不少電影節的籌委平時都有參與基層和社區的工作,也在不少情況下,見過小市民在生活遭打壓之下還要受官媒的抹黑的情況,這次親身領受,只會更令我們深信:必須要讓不同的弱勢者連結起來,對抗社會上這種結構性的不公義;同時,要努力建設民間的各種獨立傳播渠道(包括公共空間的使用),社會,才有出路!

在此,我們深切感謝現場與我們一起共同打造公共空間的所有電影節觀眾及義工。

同時對這個金權政治,把基層人民放在前線迫使大家互相衝突的卑污手段,表示非常的憤怒。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

2012107

(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每年10﹣11月放映,今年仍有十多場放映,在不同的地點進行,想了解我們,請去:https://smff2012.wordpress.com

~~~~~~~~~~~~~~~~~~~~~~~~~~~~~~

附件:2012107日事發經過

2012106日,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的籌委及觀眾,遭受到匯豐銀行無理的粗暴對待,以致放映器材的損毀,以及有觀眾被推跌受傷。107日,由於不能接受匯豐銀行將公共空間私有化,籌委一致決定,一早定好在中環匯豐銀行的放映會將如常進行。

本來,由於器材已不堪再受撞擊,我們已打算將器材放置在106日匯豐銀行人員所指示的「私人管理範圍」外的花糟之外,豈知,商企在香港的金權實在非我們可以想像!

事件發生經過時間表:

17:30七名籌委帶同器材到場,什麼都沒有做,保安人員已開始用膠帶和雪糕筒把我們包圍,並趕走附近的外傭姐姐,沒有人願意回應我們的問題。現場有早到等候我們,知道匯豐銀行可能對我們不利,希望協助我們的電影節觀眾約4名。

17:38保安主管過來聲稱了一個「私人地方範圍」並言明「知道是做放映,但不允許舉辦這個活動」。在106日,他們所宣稱的「公共空間私人管理」範圍,是大約到花糟外他們就不管。由於資源有限, 器材不堪再受破壞, 我們開始時已把器材放在花糟之外,但保安主管今天卻聲稱這是「私人地方」,而且「私人地方」的範圍比昨天宣稱的大了一倍有多﹣﹣竟聲稱直至馬路邊3-4呎都是他們匯豐私人地! 同時,他們已指令保安人員在地上把範圍貼上膠紙界線,令我們馬上離開。他宣稱不同意我們在這裡播電影,要求我們馬上離開,被問及為何地方性質兩天的形容和範圍都不同時,他要不就不理會我們,要不就重覆這裡是「私人地方」。

1800 籌委顧及電影節實是資源短缺,故器材與技術人員已移至匯豐聲稱的界線外行人路上, 但早到的觀眾及部份籌委,仍留在匯豐準備與驅趕的範圍內與保安人員理論(當然想不到根本沒有什麼理論的機會)。

1828見到警方增援,警民關係科的人出現,站在馬路邊,沒有嘗試進行任何溝通協調。

1850有匯豐的白人主管走過來聲稱19:15不離開就清場, 現場保安人手加大。

1900 約十名尼泊爾裔保安被派到仍留在範圍內的大概十名人士的身邊準備清場。

1913 白人主管走過來聲稱2分鐘內離開。不一會有一男一女的籌委分別被保安拖行出膠紙界線以外。他們沒有反抗,本來抬人很簡單就可以完成清場的工作,可是匯豐高層似乎不做大龍鳯心不息,命令約六十至七十名保安人員排成前後兩排,竟欲以排山倒海之勢,兩排以高速加上呼喝一起向前衝,為的就是要把約十名沒有任何反抗行為的人士擠出他們的膠紙界線以外!而且,前排有許多都是尼泊爾裔和中老年的保安!這樣的情況下,出現了極度危險的場面,許多保安跌下時,是自己推自己人,疊羅漢式的倒下。同時,部份的籌委差點被推擠出正在行車的馬路,部份則被推壓在載器材的鐵車上和路旁鐵欄無法動彈,有籌委則抱著投影機和電腦等不能被破壞的器材從後被撞倒在發電機上。其時,根本保安們一早就推過了他們高層所講的「私人界線」,卻仍在推撞。還有剛到場的觀眾,還未知發生什麼事就忽然被衝過來的人浪推倒在地。

1940 匯豐銀行保安終於停止推擠,保安群散去,留下一個中老年保安躺在馬路邊最開揚的位置,同時部份籌委和觀眾也受傷跌坐地上。等了約五分鐘,竟然沒有任何匯豐銀行的人員出來關顧這名聲稱受傷的員工,籌委看不過眼,拿起揚聲器責問為何匯豐的同事倒地沒有任何匯豐的人來理會,卻由得他躺在地上讓傳媒拍攝!這才有個保安人員被指派走過來,隨意問了兩句。

後事:傷員都上了救傷車後,忽然一行約十多至二十名警察快速移動把人群邊沿一個觀眾帶走,其他人追問,初時警方說協助調查,但就帶上警車,一分鐘內開走。(數小時後警察就指他襲擊,但讓他以輕微的一百元自簽擔保離去。)

回到現場,該名觀眾被帶走後,籌委與仍未被嚇走的觀眾商討,大家是否仍想看今晚的兩齣電影,及在那個空間看。有觀眾去視察過,認為在銀行街/皇后大道中交界的街角放映,因那兒投影器可與銀行的外牆距離較近,較可能做到放映。多名保安員在匯豐聲稱的管理範圍排成一直線,阻止觀眾和籌委越過,更一度嘗試推撞觀眾。由於該處行人路較窄,保安員又阻止觀眾在行人路聚集,又進行了比剛才小規模但粗暴程度相若的推撞,觀眾被迫站出皇后大道中。警察又要求觀眾返回行人道,但當籌委追問如果回到行人路上受到保安襲擊,警方是否會保障觀眾的安全,警方的回答是:「為你的安全著想,請你回到行人路。」擾攘一輪,觀眾們自行規劃出週日晚上行車疏落的皇后大道中一條行車線坐下觀影,相信一大堆人任何駕駛人士在空曠的馬路上離遠都可看到。終於我們完成了本該歴時只有兩小時的放映時,已經是2330,觀眾也進行熱烈討論,零晨才散去。

by nhm wong

10月6日聲明英文版: A Statement against the HSBC’s Privitization of Public Space and against the police which is only by the side of the rich

On The ‘Management’Of Space: A Story About Life In A City That Is Not Ours

~A Statement against the HSBC’s Privitization of Public Space and against the police which is only by the side of the rich

by the Organizing Committee of the 10th Hong Kong Social Movement Film Festival

To begin, allow us to introduce ourselves. We have been organizing the Hong Kong Social Movement Film Festival(HKSMFF), an annual series of screenings and seminars on the problems of capital globalization and the struggles of suppressed people, for ten years now. The purpose of this festival is not simply to show films, it is to open up a space in which different forms of thought, speech and relationship can take shape among and between the bodies and minds gathered in the audience.

Last night ( 6th of October 2012) was a historic night for the festival, as the movie we were screening, a film discussing the power that banks wield over our lives, was interrupted by a real life demonstration of that power. The separation between ‘real life’ and the images and the screen was closed with force. In the process, some of our equipment was permanently damaged, and, more importantly, a member of the audience had to make a trip to the hospital.


A Summary Of Events

At about 6pm, just as we were setting up our equipment on the sidewalk, a squadron of security guards (number at around 10 or so) marched up to us and demanded that we shift our equipment beyond the HSBC premises.  Another squadron of police (number at around 10 or so) just standby and watched. As we do not want to confront the grassroots, we requested that their superiors come down to give us an explanation for all of this. To this, the security guards gave us a well-rehearsed (non) response, by repeating that this is a space managed by the HSBC.

We paid no attention to their threats, spoken or unspoken, and started the film. Everything went well until- an hour into the movie- an army of security guards swarmed towards our screening equipments. Naturally, we rushed forth to protect our equipment and assert our right to be there. Their chief shouted some“warnings” on his loudspeaker but at the same time, the guards had already started seizing our equipment and pushing against us.  While we were trying  to protect our equipments, we tried to explain in both Chinese and English to Chinese and Nepalese security guards that it was not their responsibility to stop a public assembly and that they would have to pay for any injuries or equipment damage- theirs or ours.

We spent most of next twenty minutes being surrounded by security guards, as their superiors told a blatant lie to the press cameras, saying they had given us two clear warnings that had been ignored. Meanwhile, friends of ours were dragged across the ground for holding on to tables that HSBC were taking away.

Where were the police in all of this? Well, some of them were standing on the side, filming us as they always do. The entire time, the cameras were directed at us: clearly, the police are only interested in whatever ‘violence’ they catch us using, the violence of others doesn’t interest them at all. One of the audience was even shoved to the floor by one of the security guards’ superiors, who was desperate to escape members of the audience who were demanding an explanation for the use of force. The police did not arrest this superior for assualt. The police assigned to manage the situation did not jump into the fray until we managed to corner two high-ranking order-givers, whom they escorted back to their offices.

After all these, the public relation officer of the police were chating with the mainstream media reporters aside. We tried all we can to again explained to the security guards what happened, and fortunately the back up equipment was enough for us to finish the screening and discussion session.

When Life Breaks Into The Theater

The film that we had chosen to play last night, Money As Debt, is all about the ways in which the debt economy of today renders each of us into slaves, saddled with enormous amounts of debt (personal or national) that can never be paid off. It is also about the ways in which banks generate huge amounts of money from thin air, trading on the debt that they encourage us to take on and force us- at the price of a lifetime of slavery- to pay back. The film was about the mechanisms of power that keep this structure in place, the violence that is required to keep us in place. If all of this seems abstract, you would understand immediately if you were there last night. Just how law and police is standing by the corporations and the rich.

Say No the the Privitization of Public Space

As we wrote above, the HSBC basement falls under a very strange category. It is at one and the same time a public and a private space. That is, it is a public place that is privately managed. This privitization of public space has been growing in Hong Kong and we are against this idea.

A public space is a basic condition for civil society. Just as ordinary citizens do not have the resources to advertise in the mainstream media, we need this public space where information and messages can be desseminated. Protecting these public spaces is vital that citizens have chances to see alternative views.  Therefore, we think that giving HSBC this special right to have their own laws on a pavement besides their building is totally absurd.

Just How TVB News Creates “Reality”

For one thing, the fact that TVB News arrived shortly after we started the program was pretty odd. We didn’t send out any press statements. When asked, we made it very clear that this event is part of the 10th Hong Kong Social Movement Film Festival, and flyers were handed out to each journalist so that they had a clear idea of what was happening. When the events of last night made the news, however,  TVB announced that it was all orchestrated by Occupy Central, to re-occupy the HSBC basement! Is it a journalist to make up the identity of people and aim of activity as they wish?

The fact is when nothing happened and people were just sitting silently to watch movies, HSBC started up all the disputes. The reporters were there and they saw the whole process, yet TVB insinuated that we took the offensive in this mess, attacking security guards.

The news reported that HSBC closed the gates so that “nothing similar would happen again.”Yet, all the time we were on the pavement outside HSBC, it had nothing to do with the gates which only protected their covered area. The reporters were there and saw the whole thing.

The other well-orchestraed lie is about police participation. TVB news showed a police patting someone’s back and the narrator said that the police intervened to calm down people, then the following cut is about security guard reported being hurt and walked freely into the ambulance. Actually, the person the police tried to “calm down”was a scene when one of our audience being pushed on the ground by one HSBC superior, the police talked to him when he get up. Yet the police did not arrest that guy who assault people. And that this is the only one time the police try to “co-ordinate” anything in the whole night.

The other absurd report is about the power generator, HSBC claimed to the reporters that they were afraid that the power generator would be dangerous. The reporters were there the whole night, the HSBC superior never mentioned to the HKSMFF anything about the power generator; when they tried to evict us none of their security guards cared about the power generator; and after they had evicted us, again none of their staff cared about the power generator. This is so obviously a blatant lie yet the news reported it as if it was true!

How TVB made up another totally different stories with film editing technique is just too much. How can we depend on the mainstream media for any trace of truth if they only see what they want to see? Yet this is another  proof that we should really protect our public space for real liberty of citizens.

All Of This Hardly Scares Us

For ordinary citizens, the last redline of the freedom of speech depends on the availability and accessibility of public space, therefore,  we have always chosen to screen movies in public spaces because we want to demonstrate that these spaces can be transformed into meaningful public spaces.

If HSBC think that they can intimidate us with reckless and senseless displays of force, we would be pleased to show them, once more, that they are more wrong than they could possibly imagine.

We’ve been doing this for ten years, and we are not about to stop. Today we will be screening a film as planned in our leaflets. There will be two films tonight,  about the Kibbutzim experiment in Israel, and also the problem when an idealistic experiment was in fringe with the Palestinian right to live.  Consider this a formal invitation to you, dear readers, any of you interested in the film topic and any of you who want to join us as we stake our modest claim to this city, please join us at 7.30 this evening at the HSBC basement!

The organizing committee of the 10th HKSMFF

2012.10.7

(thanks for the help of translation by an audience of the 10th HKSMFF   Nin Chan )

(請廣傳) 社運電影節抗議匯豐銀行粗暴打壓放映10月6日聲明

抗議警商勾結  打壓民間自發文化活動

抗議公共空間私有化 打壓民間言論空間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

昨晚,2012106日,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遇上十年以來在公共空間放映過程中最粗暴的對待。我們第十屆社運電影節籌委及觀眾,遭受到匯豐銀行無理的粗暴對待,以致放映器材的損毀,以及有觀眾被推跌受傷。

事發經過

昨天傍晚約六點,籌委到達預定的中環匯豐銀行總行。籌委在銀行外面近舊政府總部的行人路上,準備放映的器材。豈知馬上遇上十數名保安人員包圍,籌委會面對基層工友,希望以禮相待,只表示希望其主管可以出來解釋,為何企圖阻止公眾地方的公眾活動。現場的保安人員只回應這是匯豐銀行管理的地方要我們離開,籌委嘗試確認理由,而對方只是回覆要求我們離開。同時,現場有十數名警察,並沒有任何行動。

在籌委會向保安人員講解今晚只會進行電影放映之後,匯豐銀行暫 時沒有任何行動,但在放映開始後約一個多小時,所有人安靜坐著觀看一齣有關全球銀行家使用何種不誠實手段,把所有人的錢捲進泡沫經濟之時,忽然有數十名保 安人員衝向放映器材,企圖搶奪,籌委會成員以及約四名觀眾跑向前保護電影節的財物,並以中文及英文向漢裔 及尼泊爾裔 保安工友解釋,阻止公眾活動並非銀行保 安的職責所在,而且若我們的財物或人員有任何損傷,他們的老闆並不會負責。

然後主管下令,數十名保安包圍我們,在包圍和推撞我們的同時,就對著主流媒體的攝影機急速宣佈兩次警告並稱「兩次警告無效」,同時間保安已向急速向我們進行暴力推撞,並企 圖搶走投影器、電話、揚聲系統、桌子等東西。在籌委和該數名觀眾死命保護之下,投影器安全,揚聲系統等器材就跌到地上,兩張方便枱被扯至變形,整個過程十 分無理及粗暴。期間,數十名警察站在一旁,完全沒有反應。而警察的攝錄機,一直只向著電影節的籌委及觀眾,由放影開始至匯豐粗暴「清場」,全程只監視著電 影節的觀眾而對匯豐銀行的粗暴行為卻視而不見,警方亦無進行任何協調。

事後部份觀眾及籌委十分憤怒,追問兩名主管為何在完全沒有任何事發生的情況下,主動挑釁生事,向我們發動攻擊及損毀我們財物。這時,一直旁觀的警察才出動,發動全力保護匯豐主管離去。過程中,其中一名主管把一名電影節觀眾推倒在地,警察卻沒有將此人拘捕。全個過程中,警察所謂的「調停」,就是想「調停」被推倒在地的電影節觀眾的情緒。

「完事」後,警察的公共關係科警司就在一旁和主流媒體記者們有講有笑,而我們則繼續以中英文向在場保安工友解釋我們正在做的事,及他們老闆正在做的事;同時,幸好我們仍能利用後補的器材把放映及討論會完成。

金權政治 表露無遺 

第十屆社運電影節今年選播$債這齣電影,內容就是講述全球的銀行金融系統如何透過生產債務去製造實質上不存在的「錢」,製造經濟泡沫,以致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以及地球的不可持續發展;以及金融體系如何成為了社會權力真正的掌握者。選擇在中環匯豐總行播映,當然也有其意義。

想不到,匯豐銀行和香港警察真的非常「配合」影片的內容,具體表演了一次:在富商鉅賈的面前,法律和警察,只是他們的朋友!對於匯豐銀行的主管和警察的行為,我們表示深切的譴責。

公共空間 不容壟斷

我們這次的遭遇,亦具體體現了香港的公共空間不斷被大企業私有化的問題,很明顯,所謂私人管理,其實就是擁有治外法權,在匯豐所謂管理下,法律在那兒並不生效。他們只是進行空洞的警告,無實際的原因,就可施行暴力,而警方就只會協助他們。在匯豐銀行外的行人通道,竟也給予匯豐銀行此等治外法權,實在是不可以接受。

當一般市民沒有權沒有錢去登電視報紙廣告,公共空間就是市民可以發放我們的資訊和看法的地方。保護這些空間不被私有化,讓一般市民可以有機會看到社會上不同的聲音,是一個健全的公民社會必須具備的條件。因此,我們是絕對反對公共空間私有化。

無線新聞 製造「事實」

無線電視的記者很早就來到現場,我們很奇怪,因為我們並未發出任何採通。記者到場曾向我們查問,我們表明我們是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已解釋並把電影節的單張交給該名記者,可是在無線電視的新聞中,卻訛稱我們是「佔領中環」的成員,指稱事件是「佔領中環」成員回到匯豐銀行集會。就算有部份佔領中環成員在現場看電影,就代表現場所有人都是佔領中環的成員?這樣隨自己喜好編派在場人士的身份和目的,就是新聞工作者的職責?!

無線的旁述更稱我們推撞保安,可是明明是匯豐主管在無事發生的情況下,命令保安推撞我們,搶我們的器材。記者明明在場目睹。

無線新聞的旁述,指警方嘗試調停,但攝影機拍攝著的,其實只是事件後期有一名觀眾被匯豐某主管推倒在地後,警察拍膊頭想「調停」該名被推倒人士的情緒(這亦是警方唯一的所謂「調停」工作)。而無線新聞竟不報導這名人士被推跌,而馬上在下個鏡頭拍攝保安人員上救護車,指有保安人員報稱受傷。

無線新聞在新聞接近尾部時報導匯豐銀行指稱那兒是私人地方,所以落閘以防同樣事件發生,可是,閘早在他們粗暴推撞我們之前就已落下,而我們一直都在匯豐銀行外的行人路上,落閘與否都與今次放映活動無關。

同時,新聞報導指匯豐銀行發表聲明稱怕發電機危險。此事更是荒謬,因為從頭到尾,沒有任何來自匯豐銀行的人員指稱過任何有關發電機的事宜,而發電機一直都在馬路邊,在整個對我們施行暴力的過程中,沒有任何匯豐銀行的保安人員關心過在遠處的發電機一分一毫,在清場後也無任何保安人員處理過有關發電機的任何事宜。

匯豐的聲明是謊言顯而易見,為何記者全程在場也可以照讀如宜?其實,整個過程記者和攝影記者都在場目睹,到最後無線電視的新聞竟可如此製造「事實」,其程度令人咋舌!到底新聞媒體是誰的媒體?這不是更反證了公共空間作為市民發放資訊的必要性嗎?!

無懼威嚇抹黑 今晚放映將繼續在中環匯豐銀行外進行

對市民,尤其是欠缺資源的市民而言,我們的言論自由的最後防線,是要靠公共空間的自由使用和市民間互相協調而得以維持。社運電影節之所以每年都會在不同的公共空間放映,正正是想持續地保衛巿民對公共空間的使用權。

我們絕對不會屈服於這種金權政治的無恥粗暴干預,我們亦會努力維持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的傳統,繼續發掘可供市民公共使用的公共空間,今晚放映有關以巴問題的影片怒》和《創生紀,將繼續在中環匯豐銀行外,準時晚上七點半進行,歡迎所有對該內容有興趣的朋友,以及希望共同維護公共空間的朋友,都前來觀看。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

2012107

https://smff2012.wordpress.com

10月6日聲明英文版見此: https://smff2012.wordpress.com/2012/10/08/6thoct_statement/ 

28/9前哨戰~回應反國教運動加場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前哨戰
回應反國教運動

  
當服從不再是美德  Don Lorenzo Milani e la sua scuola

導演:Agostino Ammannati

地區:意大利 | 年份:1967 | 語言: 意大利語、意大利地方方言/中文字幕 | 片長:88分鐘

放映日期 / 時間:28/9, 8:00pm        放映地點:活化廳(油麻地上海街404號地下)

近日城中熱話,盡是國民教育,十幾萬市民包圍政總,反對洗腦式國民教育。不過,也有許多人會搬出:「世界各國都有國民教育,有什麼大問題?」然後反國教者又會說:「不是反對所有國民教育,是反對洗腦式國民教育!國民教育已滲透其他科,無須另外開科。」

不論如何,這當中有兩個關鍵字:「國民」和「教育」,這兩個詞所包涵的深遠問題,在這次洶湧的社會活動之中,似乎鮮有深化的機會。

「國民」的問題是身份認同。每個人都有許多不同身份,為何族群身份必定要排優先?更何況,這個身份的內涵,通常是由當政政府或者社會主流有勢力集體所設定。所謂的身份認同,是該由每個人在生活和成長的過程中,透過日常真實的生活去建立?還是該透過那種由上而下的灌輸而建立?族群身份一旦成為每個人最重要的身份,在國際政治經濟圈中又有什麼作用?這些都是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念茲在茲的主題。

「教育」是所有社會傳遞自身價值觀的機制,有什麼樣的教育,就有什麼樣的社會。專事教孩子踩住別人上的競爭機制就容易培育出冷漠疏離和恐懼的社會;專事教孩子自身所屬的族群是優越於他人的教育,就會容易教導出豪不猶豫地侵略他族的社會;事事教育孩子服從聽話就有獎賞的制度,就會容易教育出聽話怕事的社會;事事教育孩子只要人多就是對的制度,自然就培養一個沒有獨立思維和勇氣的社會……所以問題是,假如沒有國民教育,我們的「教育現狀」難道已經很理想?已經「不洗腦」?

「教育」是第五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的主題之一,我們就舊片重溫,從探討教育問題開始,從探討如何建立一個真正自主的人的可能性開始,去拉出整個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反思國族身份與全球化政治經濟問題的序幕。

~~~~~~~~~~~~~~~~~~~~~~~~~~~~~~~~~~
~~~~~~~~~~~~~~~~~~~~~~~~~~~~~~~~~~
(並設影後討論會)主辦: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自治八樓、影行者
協辦: 活化廳
查詢: 81012056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網誌:https://smff2012.wordpress.com
費用全免  歡迎捐獻

前言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前言

一些奇怪的詞語

「外來者」:近幾年來種種有關中港新聞和討論中,普遍帶有對他們的厭惡或恐懼。這些人在一般人的說法裡,有兩種特色:他們普遍不受惠於政府制訂的政策,同時也被指為一切社會問題的源頭。簡言之,就是搶奪資源、不事生產及對社會沒任何貢獻的廢物。

「本土」:2005﹣2008年期間,這個詞與某些重要的地標和激進社會運動連結在一起;大約2009年開始,這個詞在香港開始加入新的意思,與「排外」論述和資源爭奪緊緊地連合在一起。

「(資本)全球化」:現今世界權力和資源運作的基本模式。你所吃的在中國種,你所穿的在越南做,你所用的是巴基斯坦做,收取你付款的人在美國、歐洲、日本、香港。你居住的地方的有錢人,跑到遙遠的地方,用當地人不能餬口的工錢聘請他們的人,然後你失業……之類,的事情。

「封閉」:人在面對看似與自身立場相悖的聲音時,便定性別人為「外人」,鮮有考慮自身與這個「外人」同處在世界中一個怎樣的位置,從而落入各自今日的處境。而現今世上,最容易分「你」「我」的方法,莫過於膚色和地域。

「權力來源」:古今中外,誰有權劃分「你」在「我」以外?或者,誰在怎樣的「共同」之內?是誰給予這些人這種權力?權力和資源的分配,如何掛鈎?

五條觀影線索:直面「外來」 反思「本土」 放眼「全球」

「本土」是社運電影節去年主題之一。籌委去年製作「本土異鄉人」系列特攝片,期望從幾乎一面倒反對外來者的聲音中,帶出不同角度回應種種本土、排外的意見。今 年,我們期望進一步討論「本土」,並把選播的影片分成五條觀影線索:「看你不喜歡的鄰居」、「自由經濟又如何」、「(資本)全球化」、「反抗者的身影」及「新社會 的想像」。每項主題獨立來看也可,只是當五項主題統合在一起,自會連成較完整的觀影線索,藉以理解香港以致世界各地的「本土」,是在什麼基礎上建立出來? 又在什麼情況下是保守欺壓性論述,什麼情況下能成為基進社會運動論述?

影像‧感動‧思索‧行動

在 承諾變得輕易、實踐愈趨沉重的時代,全球化已成為通識考試課題;人人懂得把「官商勾結」、「地產霸權」等字眼掛在口邊。我們若想介入並改善身邊大大小小的 事情,是否只停留在嘴巴上說說,然後推說個人無力改變?作為世界其中一員,我們如何不輕易淪為空洞口號的追隨者?當壓迫已出現在大家身邊甚至身上,我們如 何回應以實際行動?

社運電影節一路走到第十屆,讓我們從觀影期間、影后討論、延伸活動及其他交流機會當中,來試試想像心目中的較為美善的「本土」和「社會」,到底是什麼模樣的呢?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  2012年8月

主辦單位:影行者+自治八樓

放映時間表

片 (詳情請點擊片名/活動名稱) 放映日期、地點(N:2:30 pm | E1:7:30 pm |E2:7:00pm)
Gentrification + Mothers’ Strike《罷工的母親》+ 《資產階級重佔城市中心》 14/10 (日) E1 旺角新填地街572號天台
10/11 (六) N 活化廳
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 17/10 (三) E1 城市大學(LT-12)
18/10 (四) E1 藝術中心
17/11 (六) N strategic sounds
《怒》(Enraged)+《創生紀》(Inventing Our Life: the Kibbutz Experiment 7/10 (日) E1 滙豐總行地下
22/11 (四) E1 香港獨立媒體
司馬庫斯 3/11 (六) N 香港勞資協進會社區二手店
7/11 (三) E1 實現會社
《馬基拉城 ——一切就只剩下工廠》(Maquilapolis) 31/10 (三) E1 嶺南大學(MBG19)
11/11 (日) N 香港勞資協進會社區二手店
《電腦的前生後世》 (Behind the screen /Das Leben meines Computers) 10/10 (三) E1 中文大學
20/10 (六) E1 北河街/福華街公共空間
烏坎三日 2/10 (二) E1 開幕場 唐三
27/10 (六) E1 尖沙咀1908書店
街. 道–給「我們」的情書 21/10 (日) N 藝術中心
24/11 (六) E2 閉幕場 晚上7:00 北河街/福華街公共空間
匈牙利2011 (Hungary 2011/Magyarország 2011) 11/10 (四) E2 中文大學
1/11 (四) E2 唐三
$債(I 及III選段) 6/10 (六)  E1 中環匯豐銀行總行地下
24/10 (三) E1 理工大學(Y602)
《侵略紀》Occupation 101 25/10 (四) E1理工大學(Y404)21/11 (三) E1 香港獨立媒體

延伸活動時間表: 

1)[座談會] 你不喜歡的鄰居:從以巴問題看族群政治  13/10 ()   7:30PM   獨立媒體

2)   [工作坊] 移動的人﹣﹣說故事工作坊   28/10 ()  2:30﹣6:30PM  唐三

3)[導賞團] 荃灣民眾抗爭史導賞團  4/11 ()  2:30﹣6:30PM   集合地點:荃灣地鐵站B1出口站內

4)[座談會]  從全球化角度拆解「中港矛盾」14/11 () 7:30PM  活化廳

查詢/報名:電話 81012056| 電郵:v_artivist@yahoo.com.hk

觀映線索

觀映線索——我們將這屆的影片組織成五條線索,觀眾姑且可依這些線索觀看,應可對個別題目有較整全理解:

1.     看你不喜歡的鄰居

怒、創生紀、侵略紀、匈牙利 2011

2.       自由經濟又如何?

資產階級重佔城市中心、罷工的母親、匈牙利 2011

3.     (資本)全球化

馬基拉城 ——一切就只剩下工廠、電腦的前生後世、$債、匈牙利 2011、資產階級重佔城市中心

4.     反抗者的身影

烏坎三日、怒、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罷工的母親

5.  新社會的想像

怒、創生紀、司馬庫斯、街.道–給「我們」的情書、$債

 

五條觀影線索簡介:

「看你不喜歡的鄰居」藉著以巴雙方面對族群衝突、而又不只是族群矛盾的經驗,詢問「自己」因何抗拒「外來人」、「自己」和「別人」能夠在怎樣的社會環境下共同生活、及能夠或不能夠共存的原因。

在企圖清晰劃分本地/外來的社會環境之下,自由經濟又如何」「(資本)全球化」兩項主題,質疑那些「社會環境」,是否只是只能接受的「命運?還是人要一定程度上承擔責任的政治、經濟、社會因素?

世界各地資本和資訊,在當今社會似乎都能自由流動。在這種「自由」制度之下,除卻資本/資訊掌握者,普羅大眾是否也變得更自由?而沒有選擇之下被迫流動跨境勞動的人們,正是自由經濟和全球化下的產物。他們「自由」嗎?自由經濟又如何」幾齣影片,帶大家看看東歐。當國家實施自由經濟,無權勢者如何進行生活和勞動。而最親資本全球經濟「自由化」的有權勢者們,如何一手談「保護本土」獲取選票,一手又出賣「本土」的無權勢者?東歐以外,「(資本)全球化」系列也帶我們看看這個只容富人自由流動的世界體系,到底是如何運作?

一旦感受到所有無權勢者唇齒相依的關係、社會環境製造出來的不公義……接下來要問的是:我們是否願意被動接受整個處境?我們可會從電影中反抗者的身影」,看到堅持抗爭的理由?我們能暫時放下只顧自身的態度,嘗試回到集體,並對何謂理想社會、何謂幸福,提出更多想像和可能性嗎?如果大家對新社會的想像」不太一樣,我們如何透過個人和集體在生活中的實踐,嘗試令社會朝向公義邁進?

司馬庫斯

司馬庫斯
導演: Dean Johnson/Frank Smith  |製作:台灣公共電視 |語言: 國語/泰雅語/中文字幕| 2011/台灣/87分鐘/彩色

生活是為了什麼?生活的方式你有考慮過這種嗎?司馬庫斯——一個信奉天主教而堅守保存部落文化的族群,透過建立合作社自給自足、集體經營導覽及民宿,掌握時代的改變去達成部落的理想、推動部落發展。然而,要建立合作社並不容易,要建立司馬庫斯族人心目中的合作社更難…部落的發展建基於內部共識和對大自然環境的保育為先,本片呈現部落與原生自然環境的共存並生的生活,深入瞭解一個被稱為「上帝的部落」/「黑色部落」——司馬庫斯。
放映日期/地點
3/11 () |2:30PM |勞資關係協進會「社區二手店」(總店):  長沙灣元州街267號 昌發工業大廈1字樓B座
7/11 () |7:30PM|實現會社: 上環皇后大道中222-226號,啟煌商業大廈,LG 4/F,2室(樓梯上一層)

侵略紀(Occupation 101)

侵略紀(Occupation 101)

導演:Abdallah Omeish, Sufyan Omeish| 製作:Triple Eye Films Production| 語言:英語 /阿拉伯語/中英文字幕| 2008/美國/90分鐘/彩色

正當中港矛盾越趨激化之際,在遙遠的彼岸,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衝突更是無日無之。西方媒體習慣將中東阿拉伯人描繪成喜愛暴力、極權和冷血的恐怖份子。不過,本片卻透過大量訪問、歷史資料和數字,呈現出與主流模樣完全不同的巴勒斯坦圖像。究竟阿拉伯人是否全部都恐怖邪惡?反思香港,主流刻板形象中的「香港人」和「內地人」,又有多大程度能反映現實?

放映日期/地點

25/10 (四) |7:30PM|理工大學(Y404)

21/11 () |7:30PM |香港獨立媒體 

 

馬基拉城 ——一切就只剩下工廠(Maquilapolis)

馬基拉城 ——一切就只剩下工廠(Maquilapolis
導演: Vicky Funari , Sergio De La Torre|製作: :the Independent Television Service (ITVS) |語言:西班牙語/英語/中文字幕|2006/墨西哥/美國/68分鐘/彩色

Maquiladoras,自由貿易協定下的產物,是外資公司在美洲地區開設的加工出口廠,免稅輸入材料和設備,並以當地廉價勞動力來組織生產的超級剝削模式。在墨西哥與美國邊界的城市Tijuana,就有數以百萬的工友為這些出口廠工作。電影關於一個自發團體到當地的工廠,以鼓勵工友用拍攝自己日常生活的方式,在充權的過程中讓他們組織起來,從而對官商合謀帶來的壓迫作出抵抗。當中還記錄了跨國企業到「貧窮國家」必然帶來的種種破壞。墨西哥與香港彷彿距離萬丈遠,但在全球化的大前題下:我們作為世界工廠的鄰近地方,他們受著同樣的逼壓,我們如何以別國的例子去思考出路呢?

放映日期/地點

31/10 () |7:30PM|嶺南大學 (MBG19

11/11 () |2:30PM|勞資關係協進會「社區二手店」(總店) : 長沙灣元州街267號 昌發工業大廈1字樓B座

相關評論:

1)我城所需要的「世情教育」﹣﹣ Maquilapolis

2)石縫裡的堅持──Maquilapolis女工的吶喊

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

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

監製導演:麥海珊|語言:廣東話/英文字幕|2012/香港/120分鐘/彩色

當我們抬頭望上, 藍天白雲,無遠弗屆,是開闊、是共有、是深思、是視野;當我們低頭下望,彈丸之地 ,界限分明,呎吋之間是地皮,不是土地,意義就變得完全相反,是窄隘、是私家、是掙扎、是無力感。

人之與天和人之與地的關係怎麼差異甚殊?

工廈被政府「活化」工廈政策搞到更混亂,在Ah P 自由的生活中,在牛頭角街頭的不同角落,My Little Airport 玩了《rm1210》。Dejay選擇了石蔭邨,帶我們重遊她兒時生活,臉書的「我們都在石蔭長大群組」的舊街坊,也分享了創意的空間用法 。Billy選擇了尖沙嘴文化中心旁的廣場,那是個多義性的自由公共空間,Billy由一九九九年開始,每年六月三日晚上都會在「異議聲音」中演出《記號》,是他從悲傷中走出來向前望的足跡。

不同層次和方式對自由的實踐在這三個地方穿梭往來,我們在經驗它,我們在生活它…… 在香港。

~~~~~~~~~~~~~~~~~~~~~~~~~~~~~~~
監製.導演
麥海珊

製片
曾翠珊

攝影指導
梁銘佳

收音
陳恩恩、陳銘澤、袁卓華、基保、麥海珊

剪接
李明田

 

放映日期/地點

17/10 () |7:30PM |城市大學 LT-12

18/10 ()  |7:30PM |香港藝術中心agnes.b電影院

17/11 () |2:30PM | strategic sounds

$債(I 及III選段)Money as Debt

$債III選段)

$債 IMoney as Debt I
導演:Paul Grignon|製作:Moonfire Studio|語言:英語/中文字幕|2006/加拿大/47分鐘/彩色

$債 IIIMoney as Debt III – Evolution beyond Money (選段)
導演:Paul Grignon|製作:Moonfire Studio|語言:英語/中文字幕|2011/加拿大/68分鐘/彩色

全球化的經濟體系環環相扣,銀行以債造_____、無本生利,再以這些本無意義的_____來支付我們無盡的勞動力。

月頭拿到那一份薪水、銀行存款、利息、催命符般的月結單、循環再循環的貸款、稅務,整套有關_____的制度,我們自以為懂。又有幾多人知道冰山底下的操弄如何導致一個又一個「金融危機」?_____的來龍去脈如此難明,但生活卻被它全盤影響著,我們又可以怎樣?

放映日期/地點

6/10 () | |7:30PM| 中環匯豐銀行總行地下

24/10 () | 7:30PM| 理工大學(Y602)